我院社会发展处张兴文助理研究员接受天目新闻记者专访:#长三角观察#“共享员工”火了 能否盘活长三角人力资源市场?

2020-03-13


  近日,我院社会发展处张兴文助理研究员接受天目新闻记者专访,就长三角区域间人力资源要素有序流动问题发表了个人观点。

  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人力资源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长三角三省一市的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带来不小的冲击,其中一个亟待破解的“痛点”是:如何让人力资源要素在长三角区域间有序流动起来?
  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曾明确提出,共建统一开放人力资源市场,加强人力资源协作,促进人力资源特别是高层次人才在区域间有效流动和优化配置。
  眼下,三省一市充分发挥长三角一体化优势,在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做出了有益探索,在劳务协作等方面形成了良好的体制机制。在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社会发展处助理研究员张兴文看来,这对后续推进长三角人力资源一体化具有积极影响和启示意义。

微信图片_20200316094245.jpg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共享员工”这种新型用工模式悄然兴起。新华社发 王鹏 作


  “数字技术”助力疫情期间人力资源有序流动
  2020年春季,受疫情影响,返乡劳动力返岗复工面临较大困难、劳动力回流明显减少,进一步加剧了长三角地区每年春节后的“季节性”用工荒。
  根据58同城招聘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2月招聘大数据,位列全国招聘需求前3位的行业分别为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此外有一点值得注意,全国招聘需求排名前10的职位依次是普工、操作工、包装工、组装工、销售代表、装卸/搬运工、保安、快递员、服务员及送餐员,这些都不是我们高度关注的中高端人才,却是现实需求量最大的劳动力群体。
  张兴文分析,从行业来看,用工需求和疫情期间的居民生活需求、防疫物资生产需求以及线上消费、在线办公、在线教育、数字化防疫等需求直接相关。而从职位需求来看,一方面,与疫情影响密切相关的劳动力用工需求加剧;另一方面,出行限制降低了跨区域的人力资源流动,特别是主要劳务输出大省的劳务大军难以及时返回。
  从百度地图人口迁徙规模指数可以看出,2月底以来,长三角地区的每日人口迁徙,只有迁出浙江、迁出安徽的人口达到了去年同期水平,其他均明显低于去年同期。
  针对这一现状,三省一市也在着力探索人力资源一体化应对措施:一是建立健康码互认通用机制。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的健康码加速互认,这对畅通长三角区域人口流动具有重要意义;二是建立劳动力返岗输送机制,加强长三角区域内外劳务对接;三是建立就业招工协同机制,三省一市就业管理部门联合搭建企业用工对接服务平台,组织开展各类线上对接活动和招聘会,精准匹配缺工企业和就业重点群体供需;四是积极创新复工形式,加快复工进度。
  张兴文告诉记者,长三角作为全国数字经济发展程度最高、企业最密集的区域,“数字技术”在本次疫情应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各类企业纷纷开启远程办公、在线招聘等模式,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也通过不见面审批、不见面服务等方式,积极开展就业公共服务。此外,‘共享员工’‘跨界员工’等新型用工模式悄然兴起,为企业用工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微信图片_20200316094255.jpg

3月4日,来自安徽世纪金源大饭店的员工排队测量体温,准备统一乘车前往合肥海尔工业园。这33名员工是第三批从安徽世纪金源大饭店来到合肥海尔工业园的“共享员工”。新华社发 周牧 摄



  疫情或为长三角人力资源一体化按下“加速键”
  在张兴文看来,经历战“疫”考验,长三角人力资源一体化体制机制将进一步优化,人力资源利用形式将更加灵活多样。
  事实上,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的实施,长三角人力资源一体化已逐渐加速。在早期的“星期天工程师”“候鸟式人才共享”等机制的基础上,2018年沪苏浙皖共同签署《三省一市人才服务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基本形成了优势互补、各具特色的协同发展格局。过去的探索及本次疫情中的应对,将为加快长三角人力资源市场一体化营造良好的体制机制条件。
  本次疫情催生的新型用工模式,也给我们带来启示,未来如果能够借助数字经济的发展,解决资源壁垒,实现供求双方的快速、精准匹配,“灵活用工”将会成为未来长三角人力资源利用的趋势性变化。张兴文判断,这将推动人力资源更加充分、有效、精准流动,促进人力资源利用效率提高。
  对此,张兴文建议,充分发挥长三角数字经济发展优势,鼓励不断创新跨区域人力资源交流共享机制。“可通过项目共享、租赁共享、候鸟共享、云端共享等形式,提升三省一市人才的使用效率,有效激发各类人才发展潜力。同时,也应加大政府对人力资源共享机制的跟踪研究和服务,积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有效保护企业、员工之间的合法权益。”

微信图片_20200316094300.jpg

2月25日20时10分,复工专列G7795次动车载着789名安徽阜阳籍务工人员顺利抵达宁波。这是舟山市首次采用包动车专列运送务工人员,为此舟山又派出38辆大巴车把务工人员接到舟山。张磊 摄

  服务型人才缺口大,人力资源结构生态应予更多关注
  疫情对商贸零售、旅游、餐饮、住宿、物流等消费性、生活性服务业的冲击,让大家感受到城市生活服务的重要性。这或将引发人们对人力资源结构生态的更大关注。
  由于长三角在区域发展中的龙头引领和示范作用,各地在推进一体化过程中,往往比较关注中高端人才,但其实服务型人才、技能型人才的紧缺度依然很高,而且这直接关系到一个区域和城市的生活成本、生活便捷度和制造业升级等。
  “相关研究显示,在美国大城市的人口结构里,高端劳动力和低技能劳动力的比重基本上是1:1的。据统计,如果一个城市来一个高科技人才,他会带来一个律师、一个医生、一个超市收银员、一个家政服务员、一个餐馆服务员。”张兴文分析,未来长三角人力资源体系建设,必须更加注重统筹规划,不断优化人口生态,在加快中高端创新型人才集聚的同时,服务性人才的进入有利于降低城市各类生活成本,为中高端人才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提升城市竞争力。

  打破信息“孤岛” ,加快构建人才自由流动的人力资源大市场
  基于对以往实践的观察及对未来趋势的分析,张兴文提出,加快长三角人力资源一体化,首要的任务是率先开展长三角人力资源开发的统筹规划。
  “不仅要站在区域一体化发展的高度,还要树立全国‘一盘棋’的理念,制定长三角区域人力资源发展规划。既要强化区域内部分工合作,又要强化长三角与全国其他省级区域人力资源开发合作,全面打造全国人力资源发展高地。”
  这一过程中,上海要发挥人才集聚高地的龙头带动作用,苏浙皖三省要发挥各自所长,实现人力资源错位共享。
  “例如在数字经济领域,杭州、苏州的数字经济人才结构就有显著差别,杭州数字人才在信息通信技术(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基础产业中的比例是全国最高的,接近70%,而苏州的数字人才优势在制造业,超过70%属于ICT融合产业领域,两者在长三角数字人才的辐射带动作用就应该是不同的。”张兴文解释。

微信图片_20200316094305.jpg

国内10大城市数字人才分布  数据来源:清华经管学院、领英,《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中国数字人才现状与趋势研究报告》,2018年10月。

  另一项可以率先推动的工作是,搭建统一开放的长三角人力资源一体化服务平台,构建“一中心、两机制”服务体系。在张兴文看来,本次疫情应对过程中,三省一市建立企业复工复产复市就业招工协调合作机制,为此提供了契机。
  “一中心,即建立长三角人力资源信息交流中心;两机制,即信息汇集机制、信息共享机制。除了建立标准贯通、流程统一、内容协同和数据一致的信息汇集机制,还应探索‘互联网+人才服务’新模式,利用大数据技术,实现长三角地区人才资源交流合作、人才信息共享共用,提高用人单位和共享人才之间的匹配成效,激发区域整体的创新活力。”
  在此基础上,张兴文提出,加快构建人才自由流动的人力资源大市场。他认为,要树立一种人才生态观,在利用市场机制配置人才资源、促进人才流动的过程中,将区域内人才市场、劳务市场、就业市场整合为统一运作的区域人力资源大市场。同时,积极围绕户籍制度、流动人口管理、社会保障标准等阻碍各类人力资源自由流动的关键性制度,不断深化改革,促进有效衔接,加快一体化进程。


来源:天目新闻    记者:甘恬



版权所有 © 2018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 
地址:杭州市莫干山路425号  邮编:310012  电话:0571-87061835/87061872  传真:0571-87061330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8230号 浙ICP备05019917号-1
 网址:http://www.zdpi.org.cn E-mail:ghy@zdpri.cn  技术支持: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