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十四五”时期现代产业体系发展研究

2020-07-02

  “十四五”规划是开启现代化建设新征程的第一个五年规划,是全面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第一个五年规划,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去年以来,我院共承担了14项省发展改革委委托的“十四五”规划重大前期研究课题,全面系统分析研究了我省“十四五”时期的基本思路、国内外环境、空间布局、“四大”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现代产业体系建设、服务业高质量发展、能源发展、海洋经济、山海协作升级版、投融资体制改革、人口中长期发展、应对老龄化、高校布局等,有力支撑了我省“十四五”发展战略谋划工作。现推出系列前期研究课题成果,敬请关注。




  “十三五”以来,面对经济发展新常态,我省积极主动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数字经济引领新旧动能加快转换,主导产业开始从传统产业转向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产业结构、创新能力、质量效益等已有明显提升。但与经济发展新要求比较,与国内先进省市相比,我省在产业、创新、要素等方面依然有较大差距。加快构建创新驱动、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是浙江省“十四五”时期建立发展新优势的必然要求,成为推动我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破之题。


微信图片_20200702170423.jpg


 一、发展机遇 


  一是新一轮科技创新和产业变革融合化演进,为我省新兴产业发展孕育新机遇。科技创新变革孕育产业发展变革,如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柔性电子、5G、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智能制造、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基因编辑、细胞治疗、生物合成等生物技术,增材制造、石墨烯、碳纤维、新型合金的材料技术,锂电池、燃料电池、氢能、无线充电等能源技术,已对全球产业发展带来深刻影响,有望成为引领未来产业发展的新标杆、新动力。


  二是美好生活向往助推消费需求和产品供给高端化升级,为我省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市场新空间。近年来消费对GDP增长贡献已呈现日益提升趋势,2018年消费对GDP增长贡献率为76.2%,但同时,最终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仅为54.3%,与全球平均78%的比重有较大差距,具备较大增长潜力。消费升级对国内产品供给也提出更高要求,倒逼供给侧市场的高质量发展。


  三是生产组织方式融入数字化驱动,为我省传统产业升级赋予新动能。数字化正加速向产业经济各领域渗透,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无人工厂、共享经济、平台经济、创意经济、新零售、新金融等新模式新业态持续涌现,“十四五”期间,浙江将通过“数字经济”一号工程的深入实施,加速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在产业发展各环节融入,通过智能工厂、工业互联网、柔性化制造、共享经济、大数据精准服务等新模式新业态推广,加速生产方式、组织方式变革,为我省产业发展赋予新动能。


  四是经济全球化呈现新趋势,为我省全球产业链跃迁营造新环境。在我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背景下,我省能够发挥对外开放、消费市场、人力资源、民营经济、基础设施等优势,加快产能“走出去”、技术“引进来”,推进自贸区新片区等对外开放新平台建设,推动从货物贸易为主向服务贸易为主升级,通过构建全球化的市场网络、创新网络和产业网络,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提升产业体系核心竞争力。


  五是长三角一体化全面加速,为我省建设破除区域壁垒的现代产业体系提供新方位。随着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按照长三角“上海发挥龙头带动作用,苏浙皖各扬所长”的定位,长三角地区将成为全国经济发展强劲活跃的增长极。对浙江而言,提出全省域、全方位融入长三角建设,能够在发挥浙江体制机制、对外开放、数字经济、绿水青山、民营经济等优势基础上,进一步并把各省市的优势变成共同的优势,提升区域整体资源配置能力和市场竞争力,通过建设跨区域产业合作平台、共同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共同构建长三角协同创新体系,加速我省现代产业体系建设。


微信图片_20200702170514.jpg



 二、基础和短板 


  一是综合实力稳居全国前列。2018年,浙江经济总量达5.62万亿元(8492亿美元),超过2017年居世界第18位的荷兰(8262亿美元),接近第17位的土耳其(8511亿美元),在全国位次列广东、江苏、山东之后,稳居第4位。工业增加值、服务业增加值、进出口规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同样稳居全国第4位。


  二是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优化。三次产业比例由2012年的4.8∶48.9∶46.3调整为2018年的3.5∶41.8∶54.7。服务业对经济发展影响力日益凸显,按现价计算,服务业增加值相比2012年年均增长11.4%,高出第二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约6个百分点。


  三是新动能加速成长壮大。2018年,浙江数字经济总量达2.33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9.26%,占GDP的比重达41.54%,高出全国平均水平6.74个百分点,总量和增速均居全国第4位。“三新”经济推动新旧动能加快转换。2015-2018年“三新”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从2015年的21.6%提高到2018年的24.9%。


  四是创新驱动取得积极进展。2018年,浙江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达到1440亿元,列江苏、广东、山东、北京之后居全国第5位,相比2012年接近翻倍,占GDP比重为2.52%,高于全国2.18%水平;全年发明专利授权量突破3万件,比2012年增长1.6倍。


  五是民营经济活力持续增强。全省创业氛围日趋活跃,市场主体从2012年的344.1万家增至2018年654.2万家,总量居全国第四,人均市场主体拥有量居全国第一。


  但是,目前瓶颈制约依然明显。主要表现在:一是从产业结构看,工业内部比较优势领域主要集中于传统产业,结构向中高端迈进步伐缓慢,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二是从创新驱动看,R&D投入强度偏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受重视程度不足,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弱;三是从要素层面看,金融体系支撑能力不足、劳动力和土地成本逐年上升等进一步挤压企业利润空间;四是从企业发展看,企业规模普遍偏小、头部企业数量优势削弱,值得注意的是传统优势企业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呈加快向外转移趋势。


微信图片_20200702170520.jpg


 三、主要举措 


  一是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新一轮技术和产业革命正在重构全球经济格局,浙江要牢牢抓住数字经济这一“牛鼻子”,将重点产业突破与整个现代产业体系构建相结合,以数字经济为引领,以生物经济、航空航天、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兴产业为新引擎,以汽车、高端装备制造、现代纺织、绿色石化等万亿级先进制造业为支柱,以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为重点,推动我省产业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迈进。


  二是提高科技创新贡献度。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发展核心技术、进行价值链升级是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关键。要切实提高科技创新在我省实体经济发展中的贡献份额,推动我省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齐头并进者。


  三是增强现代金融服务能力。现代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脉,金融稳则经济稳。充分发挥金融服务业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支撑作用,鼓励金融创新以服务实体经济为落脚点,通过改进金融服务方式,强化金融乘数效应。


  四是优化人力资源支撑作用。人力资源是现代产业体系中最宝贵的资源;人力资本是科技创新的关键主体,也是科技成果应用和扩散的重要载体。要加快促进人力资源向人力资本转化,更好地推动实体经济发展。


  五是培育有活力的产业组织生态。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传统生产方式、产业组织和竞争格局正在重塑,我省应主动拥抱新发展趋势,加快构建产业内部、产业之间、区域之间开放创新、协同融合的产业组织新生态,打造若干有竞争力的“头部型”企业生态圈,推动生产组织方式的数字化转型,构建更加开放合作的市场生态,推动形成高效率、差异化、高质量的供给能力,进一步增强产业发展活力。


  六是打造高能级产业平台。加大我省自贸区创新探索力度,争取自贸区片区优化调整,开展自贸区升级自贸港方案研究,高水平建设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争创自由贸易港。以四大新区为引领,谋划一批长三角跨省合作产业平台,打造全省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高地。以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科创走廊等科创平台为核心,辐射带动全省产业创新发展。围绕大都市区与新型城镇化建设,构建多层次的服务业平台体系。




我院课题组成员:

未标题-1.jpg

版权所有 © 2018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 
地址:杭州市莫干山路425号  邮编:310012  电话:0571-87061835/87061872  传真:0571-87061330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8230号 浙ICP备05019917号-1
 网址:http://www.zdpi.org.cn E-mail:ghy@zdpri.cn  技术支持: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