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毅刚:全球疫情之下再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020-08-26

当下,全球疫情大流行丝毫未见收敛迹象,截止2020年7月4日6时30分,全球累计确诊10982099例,累计死亡523613例。国内外流行病专家的预测大都认为,疫情将延续到明年,今年的秋季全球还可能将面临第二波严峻考验。


世界各大机构对全球经济走向预测充满了负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出现4.9%的负增长,中国经济增长1.0%,其余经济体均为负增长。其中,疫情重灾区美国负增长8%,印度负增长4.5%,巴西负增长9.1%,墨西哥萎缩10.5%,阿根廷萎缩9.9%。世界银行的预测也同样不乐观,其《全球经济展望》最新预测,疫情将导致2020年全球经济产出萎缩5.2%,除了中国能逆势增长1%之外,预计发达经济体2020年将萎缩7.0%,新兴市场经济体将萎缩2.5%,是1960年有数据以来的最差表现。按人均GDP计算,全球经济萎缩程度创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大降幅。世界银行警告,如果大流行和商业封锁的不确定性持续下去,其最新预测将再次下调。


疫情之下,悲观情绪蔓延。这也给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当下之变局交织因素有三:一是来自中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重心东移,导致美国亚太影响的削弱,近年来美国对中战略方针逐步转向,改变策略,公开施压,遏制中国发展。二是来自科技。科技竞争白热化,以中美贸易战之名,行科技制高点竞争之实,实质是争夺全球发展话语权、主导权和治理权。三是来自疫情。全球疫情大流行打乱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布局,既带来了短期经济急剧下行,也加剧中长期产业迁移和各国内顾,逆全球化思潮盛行。此三者,一二早已有之,三为一二推波助澜。


此政经交织的大变局之下,全球对未来预期充满迷茫。三种未来言之甚多,一是重回冷战。二是导致热战,三是混沌迷茫。回望历史,人类总是在悲观时过分悲观,在乐观时过分乐观。疫情对当下的影响是深远的,但应该看到,悲观情绪的来源并不是来自疫情,而是疫情加剧了原有世界大变局的进程,改变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合作预期,对和平和发展主题充满了怀疑。


笔者认为,在如此迷茫情绪下,我们需一分为二辩证地看问题,目前世界陷入冷战或热战陷阱的概率依然是小的,很大可能世界面临的是全球秩序加快重构,这包括短期的供应链重构、产业链重构,中长期的贸易和投资重构、区域重构、全球治理秩序的重构,这依然是可以用谈的方式进行,而非战。无论是从漫长的历史来看,还是短期应对疫情来看,我们依然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和全球相对较好的状态。因此,我们要对发展充满信心。古语云,反者道之动。当下的全球化变局,是全球化走到一定阶段之后的波折,是世界各国力量因时应势的重新调适。当难以控制外部变化、难以预测前景时,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做到自知,集中力量干好自己的事,毕竟一切事在人为。


世界虽变,但大变局之下,依然有三个不变:


一是中长期全球化的趋势不会变。世界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化是符合各国发展利益的,只要疫情可控,谁也退不回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


二是中国自己要干的事情不会变。由中美博弈引起的修昔底德陷阱未必不可跨越,近年美国频频退出世界治理导致全球公共产品供给短缺的金德尔伯格陷阱对中国未必不是机会。我们加快从投资驱动的中高速向创新驱动的高质量转变,从外需驱动向依托国内强大市场转变,从依靠人口规模优势向人口素质优势转变,从沿海开放带动的国际经济大循环向一体化开放之下的国际国内双循环转变,从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转变,从稳态社会的管理向多元社会的治理转变的目标、路径、信心和决心前所未有的坚定。


三是科技创新驱动发展趋势和商业经济规律不会变。疫情之下,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变化只是表象,其本质是科技竞争力的集聚和控制。我们相信,保护产权,成本和市场决定的全球商业规律不会改变。未来全球经济竞争的基本趋势和疫情爆发前一样,且无比确定,无非是依托科技实力驱动的数字经济、生命健康、材料和能源四大领域的竞争比拼。


当然,坚定信心的同时,我们也要对大变局之下的未来保持想象力,在出台政策、引导经济时预留足够的弹性,做到“三个不要低估”:


第一,不要低估疫情对中长期发展影响。疫情之下,全球经济基本面异常脆弱,虽然目前疫情并没有根本改变全球经济的基本模式,但对企业、政府乃至民众的行为的影响确是深刻的,不排除疫情诱发新的矛盾和危机。比如,各国都加强了对经济的管控,经济全球化之下市场决定的基础面临动摇;一些国家因长期的贫富差距问题和短期失业问题交织导致民粹涌起;长时期的隔离和不接触,对居民的储蓄行为、消费行为产生影响;同时企业数字化进程大大加快。这些因素,都是在预测未来时,必须予以考量的。


第二,不要低估中国经济发展的韧性。我们依然处在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对全球经济贡献最大,完全没有理由悲观。中国近四十年改革开放积累的强大的物质基础,完全可以让我们应对各种危机,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制造业和贸易国家,拥有世界最巨大最具潜力的市场,我们拥有最大规模的人力资源,最安全和稳定的社会……这些都是我们走出一个个危机、走向新的胜利的强大基础。


第三,不要低估危中潜在的机遇。大国的较量之下,欧美国家并不是铁板一块,我们有很多腾挪的机会可去寻找。这种竞争与较量只要策略得当,我们的胜算更大。我们应该相信,合作共赢依然是主流,竞争加剧必然带来繁荣,只要我们适应形势,抓住全球政经重构的机遇,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快市场化改革、数字化应用和产业高级化,做好科技和人才储备和培育,机会无所不在。 


把握大变局,关键在人。我们要更加重视人在科技创新、创新发展中的主体作用,竞争中方能无往不胜;引领大变局,核心是开放。我们要更加重视推动新一轮开放竞争中经济、社会、文化、城市和政府的变革应对,发挥比较优势,构筑竞争优势。变局之下,越是竞争,越要打开大门。只有开放,才能机会更多、进步更快、繁荣可期。



本文作者:

1597718610114662.png

 潘毅刚 院首席专家、区域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版权所有 © 2018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 
地址:杭州市莫干山路425号  邮编:310012  电话:0571-87061835/87061872  传真:0571-28936810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8230号 浙ICP备05019917号-1
 网址:http://www.zdpi.org.cn E-mail:ghy@zdpri.cn  技术支持:信安咨询